肯尼亚需提升棉花种植技术及生产设施以发挥纺织业的发展潜力
2019-12-12 

条款有效期原于9月届满,但效期已于8月延长至2015年9月,正好与《非洲增长与机会法》的届满期相同。

传统安全问题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的相互交织,使得非洲民众安全感缺失,企业的正常生产运营也受到一定威胁。

近年来,肯尼亚的纺织品出口增长强劲,令人刮目相看。美国于2000年实施的《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旨在改善与非洲的贸易关系,对肯尼亚的出口确实大有帮助。

与此同时,非洲地区的非传统安全问题逐渐凸显,成为最严重的安全威胁。如部族主义、“资源诅咒”、海盗、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经济发展滞后、政府治理能力低下、外来势力干涉以及恐怖主义渗透等,严重影响着非洲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

《非洲增长与机会法》有一项条款,订明限制从第三国输入布料,以免影响肯尼亚的贸易利益。不过,由于肯尼亚的布料供应不足,因此未有落实这项条款。

  1. 治安环境问题

肯尼亚纺织业观察家认为,肯尼亚的纺织品进出口贸易欣欣向荣,但该国必须提升棉花种植技术,加大投资于现代化生产设施,才可以充分发挥纺织业的庞大发展潜力。

存在的问题

《非洲增长与机会法》对肯尼亚的纺织品出口有重大推动作用,令该国的职位有所增长。举例来说,在肯尼亚出口加工区内设厂生产的中国内地、印度及印尼厂商,聘用约30,000名肯尼亚员工。出口加工区位于阿西河,是首都内罗毕以外的矿业重镇。

过去十多年间,越南、孟加拉等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是世界纺织服装自由贸易中实力明显增强的参与者,成为中国海外纺织品服装订单的有力竞争者。而非洲在纺织品、服装方面的进出口贸易额占世界贸易额的比重还很少,它们的纺织业总体来说仍是以来料加工的加工贸易为主,其出口纺织品和服装的附加价值很低。

不过,肯尼亚纺织业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能源成本高企问题,从而减低生产成本,才可在环球市场占一席位。

导 读9月3日,中国正式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支持。据了解,600亿美元包括提供1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200亿美元的信贷资金额度、100亿美元的中非开发性金融专项资金、50亿美元的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以及来自中国企业不少于100亿美元的投资。中方还非常大方地宣布,免除部分非洲最不发达国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的未偿还贷款。

在肯尼亚进口纺织品市场占有主导地位的中国内地贸易公司,充分利用肯尼亚与美国的紧密贸易关系,从而受惠,并以肯尼亚为转口地,积极拓展新兴的东非市场。

2008年,马达加斯加曾一度成为非洲纺织品和服装第一大出口国,其出口产品中有54.28%为纺织品。但2009年爆发的政治危机给马达加斯加纺织业造成重创。2016年11月,在马达加斯加举行的第六届非洲纺织行业展览会为马达加斯加重振纺织行业创造了良好机会。目前,马达加斯加纺织业正处于不断发展中。欧盟是马达加斯加纺织品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地。2015年,马达加斯加纺织品出口至28个欧盟国家,出口额达3.6亿美元。其次是美国市场,自2014年马达加斯加重新成为美国AGOA的受益国以来,马达加斯加对美国市场纺织品出口额增长迅猛。2015年,马达加斯加对美国纺织品出口6000万美元。

专业人士建议,纺织企业投资非洲一定要谨慎细致地做好调查,把对非投资与企业发展战略结合起来,不能盲目行动。在选择投资国时,综合考虑政治稳定程度、法治环境、供应链完善程度、综合生产成本、人才储备与物流等因素,结合企业的发展目标择优选择。此外,还应当考虑市场准入成本的因素,优先选择与出口目标市场具有优惠区域贸易安排的国家,例如主要出口美国就应当选择《非洲成长与机遇法案》的受益国。

全世界超过70%的捐赠衣物最终被送到了非洲。据数据显示,无论是新衣服还是旧衣服,卢旺达每年在衣物进口上要花费超过1亿美元。“我们希望独立,穿自己制造的衣物。”卢旺达私营企业联合首席执行官杰拉德尔€€穆库布提出希望。因此卢旺达政府制订了一些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大力鼓励和支持外国资本投资纺织业。例如当地政府不征收除个人所得税以外的任何税种,而且所有从非洲出口美国的衣物在15年内也免除了进口税。由于非洲国家对当地纺织业的大力扶持,使得外国投资者在当地建立纺织服装企业的客观环境变得更加有利。

非洲各国纺织业的发展情况及机遇

肯尼亚是东非共同体国家中纺织服装业规模最大的国家,主要为美国生产服装。但目前肯尼亚纺织服装业仍未摆脱对美国市场及其《非洲成长与机遇法案》政策的依赖,一方面本土生产无法满足本土市场需求,另一方面出口却严重仰赖美国市场。

安全问题也是到非洲地区投资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要素。近年来,非洲地区的传统安全问题有所缓解,但并未完全消失,仍然时有爆发,主要是政权交接危机、军事政变和社会治安问题。非洲多个国家政局不稳定,社会治安不佳,犯罪率较高。

一直以来,纺织服装业的发展推动着毛里求斯出口加工业前进。在毛里求斯的出口加工区中,很大部分企业是纺织服装企业。据中非贸易研究中心了解, CMT和CIEL是毛里求斯最大且最成功的纺织服装企业之一。2016年,毛里求斯制造业产值为537.06亿卢比,同比增长0.1%,占GDP的12.4%,其中,纺织业产值为158.30亿卢比,占GDP的比重为3.6%,同比下降5.5%;成衣产品出口额259.49亿卢比,约合7.41亿美元,列出口商品首位,主要出口品种为T恤、套衫、衬衫和裤子。据悉,毛里求斯年人均创造的纺织品出口额甚至成倍高于一些纺织制造业发达的国家。

不过,由于南非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主要是以大宗商品出口为主,因此近年来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南非经济也颇受影响,发展速度放缓,制造业出现衰退,特别是纺织服装等行业萎缩严重,相比2012年,2016年中国纺织行业对南非的出口减少了40.73%。为此,南非贸工部批准为纺织服装业注资49亿兰特,以保持并增加就业。在政策扶持下,南非纺织服装业未来有望向好发展。

这一重大举措几乎震惊了世界,也引起了国内人民群众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而嗅觉灵敏的国内投资者则似乎嗅到了其中的商机,认为非洲的制造业特别是纺织工业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事实上,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入推进,劳动力资源丰富、生产成本相对较低的非洲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的掘金之地。

澳门新蒲京,澳门新蒲京娱乐场手机app,澳门新蒲京欢迎您官网